【廚師手記】大時代下又再手停口停

Leave a comment 標準
戴口罩 連儂牆 防疫牆 mask 搶購 武漢肺炎 康復香港 時代抗疫

「但求學會,吃苦的樂趣。」

我沒什麼抱怨,只是想記錄大時代下的生活。

武漢肺炎在香港蔓延,大家都減少外出。外出聚餐?不了。

上司說,「好X靜,餐廳呢排都唔開喇」。唉,都無辦法,廚師是勞動工作,不能Home Office,餐廳沒有生意,就要休業,又要手停口停,幸好我還有些積蓄,尚可吊命。

年三十晚,餐廳的自助餐吧還是人頭湧湧,誰料到初一後已是另一光景。

我跟朋友說,現在對酒店業、餐飲業簡直是寒冬,市民都盡量避免外出用膳(我自己也同意,自己下廚一定最乾淨)。況且,有錢的話,都可能留來買口罩、消毒藥水、漂白水、潔手液、廁紙、米….M巾?哪還有閒情逸致花錢到酒店大吃大喝?

其實疫症下的蕭條,只是2019年下半年的延續。

我工作的餐廳位於油尖旺區,2019年下半年,顧客人數已經大大的下降,一來警察經常到處放催淚彈襲擊市民,二來整個社會氣氛下,大家都減少了娯樂及其他消費,尤其是11月警察圍堵理工大學時,Popo到處打人,餐廳生意慘淡至極,沒有客人光顧,好幾天要取消晚市,我,自然也沒工開。

有預訂的客人沒有出現,結果造成很多食物浪費,尤其是蔬菜和魚等等,我們盡力「救得就救」,例如將沙律用的火雞、龍蝦鉗改為熟食用,免得可憐的食物直送垃圾桶。

三大罷那幾天,我都沒交通離開本區,沒法上班。我問自己,這樣因交通問題而不能上班,能否稱自己參與了罷工?那幾個月上班,我們都擔心下班沒方法回家,有時晚上黑警到處封路打人,加上港鐵有一陣子晚上9時就停駛,街上沒有交通,我們晚上11時、12時下班後回不了家,幸好我是在五星級酒店的餐廳工作,公司讓我們留在酒店房休息(不然誰會上班),在亂世下在五星級酒店渡過了好幾晚。

想起了當年沙士一首歌,We shall overcome someday,我相信今次香港也能大步躐過。

(原來有這歌有「高官落區做Show版」?當年的官都肯做Show,現在的官戲也懶得做,每天跟香港人對抗。影片中見到不少熟悉的歌手面孔,當中有幾多人現在還肯為香港發聲?)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