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環回應催淚彈 「如懷疑食物受污染 不應食」(驚就唔好食?)

Leave a comment 標準
食環署回應催淚彈毒氣浪費食物 (1)

我哋之前向政府部門查詢催淚彈、水炮藍色水劑對食物、環境影響,政府部門陸續回覆,無公布成分,有乜影響又唔知。

總結就係:「市民自求多福,驚就唔好食。」

催淚煙污染食物?食環話:

「如懷疑食物受到污染,便不應進食。」

即係

「驚就唔好食」
「驚就唔好食」
「驚就唔好食」

咁樣放催淚彈落去,仲要污染幾耐,幾多嘢唔食得?!

「國際食物安全機構並沒有就進食受催淚煙污染食物對健康的影響進行評估」

咁點解食環署唔去查下,保障食物安全?

*******

動物方面,漁護署話:

「要視乎動物的品種,接觸到催淚煙的時間長短及濃度,不能一概而論」
「如果動物接觸催淚煙後有任何不良反應或徵狀,應盡快尋求獸醫的意見。 」

即係,唔知對動物有乜影響喎,自己搵獸醫啦。

*******

藍色水劑呢?
渠務署推比環保署,環保署仲未覆。

*******

以下係全文回覆:
 
繼續閱讀

【剩食食譜】香蕉麵包布甸 Banana Bread Pudding

Leave a comment 標準
香蕉麵包布甸食譜 bread pudding

消除的剩食目標:

  • 麵包
  • 快熟到爛又無人食的香蕉
  • 屋企人唔食的朱古力

廚師朋友在餐廳帶來了很多麵包邊皮(餐廳只要麵包的中間部份,頭頭尾尾都都不要),加上家裡無人願吃、快熟透的生果,做「麵包布甸」最好,簡單易做!

繼續閱讀

【廚師環保手記】煲幾多飯好

Leave a comment 標準

RICE

廚餘日記 lol

我每日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煲飯。

作為廚師,我都唔想浪費食物,但若煮唔夠飯,有客到又無飯,經理一定嘈,但浪費得太多,另一個老細又唔高興。

我餐廳又冇炒飯賣,所以每天煮的飯也不會留過夜,用來炒飯。

繼續閱讀

【超有系統】英國食物回收倉奇觀 環境代價談

Leave a comment 標準

早前我在英國倫敦Fareshare當義工,他們的運作,真的很有系統。

Fareshare是英國的非牟利食物回收機構,每天接收很多由Tesco、M & S、Co-op等超級市場和食物供應商捐贈的「過剩食物」,再送給受惠機構。(1)

點貨入倉 乜都有

義工每天的工作,就是要在Fareshare的貨倉「點貨」,點算回收到的食物的類別、數量,再將資料輸入電腦,並將食物入倉放好。

我本以為只有罐頭、幾天就到期的麵包,但我發現回收到的食物,種類多得跟一般超市無異:奶製品、蔬果、肉類、海鮮飲品、零食、罐頭食品、穀類食品、調味料也有…… (2)

繼續閱讀

農地上「人棄我取」 收割「沒價值」作物 – Gleaning

Comments 2 標準

DSC_7568

羽衣甘藍

英國的十二月真夠凍,除了冷,就只有冷,什麼感覺都沒有。這天,我隨英國Devon轉型城市Totnes的食物回收團體Food in Community的義工於清晨,到農場收割「多餘」的韭蔥(Leek)、羽衣甘藍(Kale)和紫椰菜,他們叫這做「gleaning」。

幾星期前,農夫已收割了一次韭蔥,當時有些韭蔥還未長得夠大,故未能收割,任其繼續生長。至於羽衣甘藍,因農場已交夠貨給買家,不會再花錢花時間收割多餘的農作物,任於農地枯萎算了。還可以吃的農作物,只因經濟原因而任其枯萎至死,實在太浪費了,故農場也樂意讓我們來收割「多餘」的農作物。

大家分工合作,我負責收割韭蔥和羽衣甘藍,有義工去收紫椰菜,在寒風下收割真的冷死了。因我們人手和運輸車輛有限,只能收割到農田內約一半的蔬菜,真難以想像全世界還有多少農作物,耗用了水、肥料、電力、力氣和心機種了出來又被浪費掉。

接下來一星期,我們都將這些韭蔥、羽衣甘藍和紫椰菜送給FIC受惠者

繼續閱讀

隨心付費的回收食材Cafe  「Pay What You Feel」

Comments 2 標準

由英國居民組成的Food in Community不只將回收得來的蔬果等食物「送完就算」,還會利用「剩食」炮製美食,舉辦每月一次、「有乜煮乜」的「Pay What You Feel Cafe」 (PWYF Cafe),客人隨心付費,認為Cafe的食物、服務值多少,就付多少,「值幾多,畀幾多」。

「我們會根據手上有何食物再設定餐單,通常包括湯、主菜、素食、沙律、麵包,有時還有甜品!」FIC的董事Chantelle和義工們一起檢視手上有的食材:農場捐出的graded-out 薯仔、甘旬、椰菜花、菠蘿、蘋果、啤梨、蘋果汁,還有食物銀行送出的雜豆…..義工們於是決定煮最簡單的「茄子雜菜煲」(就是將所有蔬菜、雜豆煮成就是=.=)、薯仔沙律、啤梨菠蘿沙律。另外還欠調味料及主糧,要到超級市場購買。

繼續閱讀

訪英國記 — 讓被剔走的蔬果「重生」

Comments 2 標準

Chantelle (左)、David

去年底,我自香港跑到英國Devon轉型城市Totnes,看看當地一班居民食物回收團體Food in Community(FIC),如何盡力拯救一大堆香蕉、柑、蘋果、薯仔、紅菜頭、紫椰菜、椰菜、洋蔥等被「嫌棄」的graded-out農作物 。

「2012年,我參加了園藝課,其間到一個農場考察,竟發現農作物竟散落一地,是紅菜頭!因數量太少,(農場)若再聘人手收割,不符經濟效益。這正是個好機會,想想如何好好利用這些紅菜頭!」FIC創辦人之一David回想道。

David當時與一位同學,大膽向農場Riverford負責人提議,讓他們到農場收割這些被「遺棄」的農作物(gleaning),農場負責人反建議:

「收割對你們而言,太辛苦了吧,不如我直接將農場的不合格」的蔬果(graded-out vegetables)轉送你們,如何?」

David喜出望外,同年底,他們開始接收graded-out農作物,再轉送食物銀行和兒童中心,翌年4月,他們將計劃正式註冊為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FIC正式成立。

什麼是graded-out農作物?
繼續閱讀

大埔年宵 燈籠碌地「竹全部都係竹」

Leave a comment 標準

今個年初一又跟自然脈絡野人到年宵市場「執嘢」,以往只去上水一區,今年擴至大埔。

我們在清晨5時半前抵達大埔年宵市場,最搶眼的是地上約20個「紅燈籠」, 像一個個波被丟在球場兩邊地下,用完即棄,難道這叫「好意頭」?一位老伯對我們說:「攞返兩個啦,無人要架喇!」

dsc_4818
「紅燈籠」被遺在地上
dsc_4823
「紅燈籠」被遺在地上

繼續閱讀

天姿作圍:食物自己種 自己買 天水圍的社區經濟計劃

Leave a comment 標準

「對食物的保證是由社區來,不是由保證系統來。」阿縈說。

ecofoodwalker12

天水圍街坊June(左)、關注草根生活聯盟「天姿作圍」組織幹事阿縈

社區經濟計劃 「天姿作圍」集合天水圍街坊力量,在區內自種食物,消費者同時成了生產者。生產者勞動換取社區貨幣,用以購買大家生產的食物,不用落入連鎖集團手中。來聽聽關注草根生活聯盟「天姿作圍」組織幹事阿縈,以及天水圍街坊June的分享。

🌱天水圍的田 收廚餘堆肥🌱
「天姿作圍」是關注草根生活聯盟的一個社區經濟計劃,希望集合社區中的資源,包括人和地,由街坊在區內負責生產、銷售和消費等經濟活動。「天姿作圍」,就集合了社區力量自己生產食物,進行有機耕作。

「天姿作圍」的田位於天水圍輞井村,街坊阿June表示,街坊會每周兩次集體落田,負責翻土、施肥、播種和灑水,另亦會各自輪流做其他工作。
他們還會收集廚餘堆肥,現每周可處理2噸廚餘,惟暫時主要跨區到中環、上水取廚餘,雖同區亦有人捐出藥渣,他們希望多些區內的餐廳捐出廚餘。

🙋生產者為你講解🙋
「天姿作圍」出產的農產,會拿到天秀墟銷售。當值的銷售員,也同為生產者,都有入田種菜,可親自向消費者交流,講解生產過程。
💪社區貨幣「基層保障券」💪
街坊勞動換來的不是現金,而是社區貨幣「基保券」。他們每工作一小時,就可換到30時分的基保劵,可用來換取他們種的農作物和其他食物產品,那麼,人工就不用跌入大型連鎖商店手中。

😊食物保證來自社區,不是來自一紙證書😊

繼續閱讀

本地製造 廚餘有寶 「豆腐渣」變貓砂變菇

Leave a comment 標準

13892221_874847735982681_4656380668500352094_n

(左)大埔有機環保菇園「菇菌圓」項目統籌子君、社區教育主WING (右) O2 環保豆腐渣貓砂創辦人Pirry

有貓貓初時轉用豆渣貓砂,寧願唔去廁所,但豆渣貓砂可以衝落廁所,清理方便;另外,廚餘「吽」的菇,菇味很濃!來看看o2豆渣貓砂 和菇菌圓的分享!
O2 Soya Cat Litter  菇菌圓 The Mushroom Initiative

(1) 本地生產O2 環保豆腐渣貓砂創辦人Pirry

 廚餘高增值 支持營運成本
Pirry兩年前參加了比賽,當中的廢物升級再造概念獲獎後,便開始著手開發利用豆腐渣製成貓砂。豆渣變貓砂,只因想造高增值的產品。

「成日想廢物收集了變成產品,但是產品要高價值,才可cover到製造產品的營運成本。」

經過兩年來與本地廚餘廠共同努力,香港生產的環保豆腐渣貓砂今年正式面世。

豆渣貓砂的成份,源自本地豆品廠的豆腐渣及其他可食用的材料,廠房亦設於香港,包辦原材料處理、加工及包裝等工序,名符其實的「香港製造」。

「香港製造」夠sell!
貓砂初時推出時,Pirry不知「香港製造」這點,能否吸引貓主。

「香港製造這一點,是否『夠賣』,令到人想轉用?」

直至第一次公開擺攤賣貓砂,反應很好,不少人願意買本地製造的品牌。

「原來香港人真是覺得,自己製造的東西,是有價值,值得支持!」

貓極有性格 轉貓砂 寧願唔去廁所
繼續閱讀

惜食行者:天水圍街市「靚菜剩菜」

Leave a comment 標準

ep1

(圖片來源:有衣食分享計劃 )

天水圍社區發展網絡「有衣食大使」如何克服重重障礙,透過剩菜聯繫社區,加強街坊鄰里的凝聚力?<惜食行者>第一集請來組織幹事阿娟一一細說!

「有衣食大使」 5年努力
街市每天都有大量賣剩的新鮮蔬果,被送往堆填區,成為3640公噸(2014年環保署數字)廚餘一部分。

繼續閱讀

《自己地球自己救》-環保都是政治事

Comment 1 標準

grr

自己地球自己救劇照

很多人談環保,只想到農業、能源等「環保」議題,概念停留在「出門前熄燈、開少啲冷氣」,朋友問,何以香港將環保連結到政治的人不多?我搭不上嘴,只隨便說「感染別人也可推動環保」、「也有些人推政策」。

本月,我在「香港國際電影節」看過紀錄片《自己地球自己救》(Tomorrow/Demain)後,才明白朋友的困惑:「環保」不只是環境的事,必定要扣連至經濟模式、教育,甚至是憲制。

取回建設社區主導權
《自己地球自己救》不是一般的「環保」紀錄片,不只唬嚇「地球快將滅亡」,而是親身走訪世界各地如芬蘭、印度、英國,以實例證明,要救地球,請付諸行動親身改變經濟、政治系統,取回建設本地社區的主導權:

  • 自種食物:有機耕作比工業化農業效率更高,社區耕處處可做,路邊、空地、公園也是種植的空間。自己社區供應食物就可減少入口、減低食物里程;
  • 自發能源:冰島以地熱能和風力發電;
  • 自發貨幣:英國有社區使用自己的「貨幣」,這種模式令人不能將本地的錢帶到其他國家私藏(從巴拿馬文件揭露的黑暗 可見這情況多嚴重),支持本地店舖;
  • 公民參與:冰島政府破產後,公民參與修憲。就連印度小小的村落也實行公民參與,村民自己為規劃社區發聲。

grr2

自己地球自己救劇照

香港有多難行?
這些「轉型城市」的例子對我來說有點深奧,或許是因香港較少人講述這概念。我認為,現在大家都說「本土」要守護香港,電影的例子提供了很好的行動參考:

  • 支持本地食物,天台種植、本地社區農場,買本地菜。
  • 支持本地經濟,光顧本土小店。
  • 公民參與為政策發聲,但這還有漫漫長路,香港區議會和立法會的投票率都只維持約五成,其餘人到了哪?討論社區政策,但我們有多大影響力?

說到最後,還是要改變政制,加強民主制度,但這路有多難行,有多遙遠?這樣能制止特權人士要人為他們冚家拎行李嗎?

電影詳情/圖片來源:http://www.demain-lefilm.com/en
預告片:https://youtu.be/NUN0QxRB7e0

上水年宵「垃圾執極都有」 水仙冰糖葫蘆樣樣齊

Comments 2 標準

連續第二年的大年初一跟自然脈絡野人去上水年宵市場執嘢,我問:「垃圾場景會否跟去年一樣?垃圾會否有減少?」

「唔覺呀,(垃圾)執極都有。」野人說。

2
嗅出垃圾香
清晨5時,野人和義工們來到上水年宵市場,在垃圾堆中搜尋有用的物資。熱鬧過後的年宵與去年一樣,都是滿地殘花敗柳和垃圾,唯一不同的是,多了點清晰的氣味:

1. 水仙清香
4°C的清晨下,傳來陣陣水仙清香,我才發現,今年丟在地上的年花,以水仙頭佔最多,多被剪了一半。有女義工估計,與今年天氣較冷有關:「今年天氣凍,水仙開唔切花,所以賣不出?」

1

義工估計,與今年天氣較冷有關:「今年天氣凍,水仙開唔切花,所以賣不出?」

6

水仙堆

 

2. 冰糖葫蘆甜

現場有6、7箱內地製的冰糖葫蘆被丟棄,包裝上印有簡體字,顯示產地為福建。其中4箱冰糖葫蘆包裝完好,但有些被丟在地上被踩得溶溶爛爛。我問:「還可以吃?拿回去有用嗎?」義工想了想,答:「不知道呀,回去做酵素?堆肥?」

3. 橘香
有些年吉賣不出,會交由食環署處理,捐贈出去。有些市民想執被圍起、預備捐贈的年吉和其他年花,都會被食環人員喝止:「阿姐唔好執呢啲花啊。」

3

草莓冰糖葫蘆..

當場分紙皮
義工團隊細心的搜尋,拯救物資:攤檔竹枝、爛帳幕、沙包、破摺椅等等。
除了執物資外,義工竟當場做垃圾分類,將紙皮和膠製品分好,還細心地摺好紙皮,我心想:「紙皮也拿回去?哪夠人手呢?」不禁問:「你們連紙皮也要?」
野人解釋,他們將紙皮和膠分類好,以便回收,因若不分類好,清潔人員為了快快清理場地,會將這些可循環再做的物資,都丟到垃圾桶。


推而廣之 社區開始?
未到早上7時,他們便推著滿滿的6車物資,浩浩蕩蕩回去自然脈絡的農場,滿載而歸。野人說,今年因為多了義工幫忙,能收集到的物資比去年多,他估計,他們回收了65%的棄置物。他希望,市民能在社區多行一步,希望這個執物資行動,可擴展全港十八區的年宵市場。


(後記:垃圾場景和去年差不多,都是滿地殘花敗柳,本覺得記錄也是無謂。但這顯示浪費依然,並不能因對浪費習以為常而漠不關心。況且,透過觀察每年垃圾的變化,也有助反思減廢的生活方向。)

 

7

花開富貴?

14

變形minions

文/ W@食光光

 

 

美酒佳餚背後–亞洲盛事之都,廢物製造之都?

Leave a comment 標準

很多即棄物被丟

很多即棄物被丟

由旅發局主辦的美酒佳餚巡禮,一連四天在中環海濱舉行,今天(25日)是最後一天,小弟又入場觀察廢物收集情況。

有回收嗎? 清潔姐姐:你全部放埋一齊得
場內有些標示了「廢紙」、「膠樽」、「鋁罐」的桶,本以為是回收桶,但內裡,膠叉膠碗酒樽膠杯雞骨什麼垃圾都有。我問清潔姐姐:「哪裡回收膠?」她指著垃圾桶說:「唔洗喇,你全部放埋一齊得。」唉,原來是不會回收。

表面上是回收桶,實是垃圾桶

表面上是回收桶,實是垃圾桶

表面上是回收桶,實是垃圾桶

表面上是回收桶,實是垃圾桶

紙皮有價?
不過,很有趣的是,紙皮是會被整齊的分類出來,大概是因紙皮有回收價值?

而膠沒被回收,是因為回收價也跌,沒人要,這豈不是更應減少製造及使用即棄膠製品嗎?

沒有回收酒樽
雖大會廣播叫人不要在場內開瓶裝酒(參加者是要買品酒券和膠酒杯來斟酒飲),但仍有不少人會開瓶裝酒飲,不少酒商也會即場丟棄玻璃樽,但大會沒安排玻璃樽回收。

上次在手工啤酒節,該大會有安排「玻璃再生璀璨」回收玻璃樽,今次巡禮活動大型得多,卻沒回收玻璃樽。

完場時,我看著參展商將一個個玻璃樽丟到垃圾桶,垃圾倒進垃圾車時滿是玻璃碎裂聲,我想:「為何有用的資源都要丟掉呢?」

為何生產者不用負責回收樽再用(雖很多是外國酒商,若將樽要運回外國再用,恐怕碳排放更大,但我認為,最少要生產者付回收費),為何生產垃圾的不用負責?

玻璃樽沒回收

玻璃樽沒回收

玻璃樽沒回收

玻璃樽沒回收

紙皮有價?

紙皮有價?

食光光好難?
有公司派咖啡試飲,其攤檔旁就出現大量紙杯;活動耗用了大量即棄餐具、竹籤等。唉,若安排餐具公司負責提供可再用餐具,可不可行?至少可以減低廢物量?

不過,不是有太多食物被浪費,或許是因為食物份量不是太大,但垃圾桶總會找到腸仔、芝士、飯等食物,食光光難道真這麼難?

財爺
財爺曾俊華今在網誌說, 美酒佳餚巡禮內的340個攤位將中環海濱填滿滿,若要再擴大規模,「也是一個『土地問題』」。財爺,你說得對,若再擴大規模,多多土地做堆填區也不夠。

(ps,我沒留下看展覽場地清拆過程,其實,恐怕這部分會產生更多垃圾吧?)

美酒佳餚背後

美酒佳餚背後

《Just Eat It》觀後隨筆-撿剩食 有啖好食

Comment 1 標準

Just Eat It 片段

Just Eat It 片段

9月中,我在團體Smiley Planet的放映會中觀看了紀錄片《Just Eat It》,講述一對溫哥華夫婦決定當「白老鼠」,在6個月內只吃被棄置的食物,揭示北美食物浪費問題。雖是撿食,他們卻「有啖好食」。

(文中有少量劇透,也不要緊,看過這文你也許更想看這紀錄片~)

本以為他們只會撿到垃圾桶內的菜渣爛生果來吃,但他們竟執到大量「正嘢」,如大包大包雞肉、多排朱古力、麵粉,「有啖好食」!因大多被丟棄的食物,並非不能食用,質素還超好,食物被丟棄多是因為:

1. 樣衰
很多被嫌棄的食物,並沒過期或變壞,只是因它「樣衰」,如不夠長或粗的香蕉、粗幼不一的茄子、「瘀」了的桃,統統要被丟,不可在超市出售。

2. 寧濫莫缺
另外是因管理不善或寧濫莫缺的心態造成的,如派對食物不夠就不體面、餐廳要預備大量食材,以免客人吃不到想吃的食物。

image

放映會片段

《Just Eat It》是部頗完整的紀錄片,除紀錄主角撿食物的過程,還訪問了農場、超市等負責人,探討整個食物行業究竟如何造成浪費。

食物浪費不只是個人道德問題,而是從生產者、批發商、零售商、食肆以至個人,整個生產鏈、消費鏈的問題,個人浪費的食物,只是冰山的一角。要減少浪費,要在生產鏈每節下功夫,要改變生產和消費模式。
最常討論的其中一個解決方法,是推動超市捐出賣剩的食物。

但是,就有超市以「為免被控告」為由,拒絕捐出食物,但片中指出,從未有超市因捐出食物而被控告的例子。而且,若政府立了《好撒瑪利亞人法》,就可鼓勵食物零售商捐出食物而免被控告。

陳曉蕾在2011年版的《剩食》亦有提到,1996年美國總統克林頓簽署了《The Federal Bill Emerson Good Samaritan Food Donation Act》,鼓勵超市和食物零售商捐贈食物。只要捐贈的一方捐食物時是自願的,而且當時相信食物不會損害健康,就可透過非牟利團體,再分發出去。若接收食物的人吃了這些食品而影響健康,就不可追討。
今年5月,法國國會亦通過新法,禁止大型超級市場浪費食物,特別是嚴禁毀棄未出售的食物。新例之下,超市要採取措施防止浪費食物,以及必須將未售出但仍可吃的食物,捐給慈善團體、餵飼動物或用來做堆肥。

若有立法鼓勵,就不能以「為免被控」作為不捐出食物的借口吧?
image

Just Eat It官方海報

要做一個本地版《Just Eat It》,可以去哪撿剩食呢?撿到的會否都噴了漂白水,不能吃呢?立法鼓勵食物零售商捐出食物,又是出路嗎?
(若想放映或觀看《Just Eat It》,可到其官方網頁瀏覽詳情:http://www.foodwastemovie.com/

文: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