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理非-環保篇] 投訴催淚氣體、水炮藍水對環境、人體和動物禍害

Comments 4 標準
食環署回應催淚彈毒氣浪費食物 (1)

(希望各環保人士/市民可以幫手查詢和投訴,我們要政府交代!)
投訴/查詢內容:

現時警方濫用過期催淚彈、水炮藍色水,對市民健康和環境造成損害,妄顧大眾安全。有專家指出,過期催淚氣體經過降解再加熱,能夠釋出光氣和山埃氣體,如在某空間內大量高濃度釋出,可致即時窒息死亡。公立醫院醫生鄺葆賢等研究記者吸催淚氣後症狀,超過九成記者有呼吸困難、咳血等呼吸系統症狀。政府部門有責任調查毒氣對人的傷害。

但警方繼續於民居附近、港鐵站內使用催淚彈,漠視過氣催淚毒氣對人體的傷害,附近更有大量食肆,毒氣污染食物,造成食物浪費!

動物亦深受催淚氣體傷害,有深水埗居民亦指,催淚氣體令其家貓流淚!

而水炮車不但漏出藍色化學水,將街道染藍,更在金鐘發射出的藍色化學水,對街道植物、經去水渠進入海洋後對海洋生物的影響更是未知之數!本人要求:

1. 請警務署立即交代水炮車藍色水劑的成份!

2. 政府有關部門,包括警務署、環保署、渠務署、食環署、漁農署等立即調查、評估此等行為對市民健康和環境所做成的傷害!!

~~
投訴渠道

(1)  環保局/環保署 

繼續閱讀

訪英國記 — 讓被剔走的蔬果「重生」

Comments 2 標準

Chantelle (左)、David

去年底,我自香港跑到英國Devon轉型城市Totnes,看看當地一班居民食物回收團體Food in Community(FIC),如何盡力拯救一大堆香蕉、柑、蘋果、薯仔、紅菜頭、紫椰菜、椰菜、洋蔥等被「嫌棄」的graded-out農作物 。

「2012年,我參加了園藝課,其間到一個農場考察,竟發現農作物竟散落一地,是紅菜頭!因數量太少,(農場)若再聘人手收割,不符經濟效益。這正是個好機會,想想如何好好利用這些紅菜頭!」FIC創辦人之一David回想道。

David當時與一位同學,大膽向農場Riverford負責人提議,讓他們到農場收割這些被「遺棄」的農作物(gleaning),農場負責人反建議:

「收割對你們而言,太辛苦了吧,不如我直接將農場的不合格」的蔬果(graded-out vegetables)轉送你們,如何?」

David喜出望外,同年底,他們開始接收graded-out農作物,再轉送食物銀行和兒童中心,翌年4月,他們將計劃正式註冊為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FIC正式成立。

什麼是graded-out農作物?
繼續閱讀

【隨筆】糧食安全 Think beyond your plate

Leave a comment 標準

more tast less waste

朋友annual dinner的剩食(右圖)

 昨天(9日)參加了一個有關食物未來的研討會,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助理教授譚迪詩(Daisy Tam)談到糧食安全。她說,世上沒有所謂「廢物」,「廢物」只是放錯了位置的資源。

這我很同意,有很多被丟棄的食物,仍可食用,拯救了這些資源,亦是「增加」糧食供應。但作為個人,又有何可做?

她指,糧食安全關係到每一個人,我們是糧食系統的其中一部份,我們應思考一下餐碟背後的事,「think beyond your plate」!

Richard Brubaker(左)、譚迪詩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的可持續發展客座教授Richard Brubaker(左)、譚迪詩

個人:Think beyond your plate 食肆:廚餘審計

我想,選擇不同食物、餐廳時,想想食材從哪來,哪種方法產生的廢物、廚餘較多(例如自助餐),盡量避免吧。

至於食肆,則不妨進行廚餘審計,了解各個運作過程中產生了多少廚餘,究竟是廚房產生的廚餘較多,還是食客剩下的較多。這個香港是否未太盛行?

她說,可持續發展不代表要用更多錢,而是可節省金錢的。這大概是推動可持續發展的大方向之一吧。

糧食安全:food availability、food access、food use
繼續閱讀

用環保產品,真的環保了?

Leave a comment 標準

DSC_5045

曾用三個食物盒買外賣,遭朋友質疑「用咁多洗潔精清洗仲唔環保」,而生產環保產品,又要耗用資源,我一直為「環保產品是否真環保?」的問題糾結。

所謂減廢,不用倚靠「環保產品」才可做到。

😶「很多方法可減省膠即棄餐具,唔係話一定環保產品,先做到」。

*********

有朋友習慣自備餐盒餐具,他見到市集各式各樣的環保產品,如摺疊餐盒、摺疊杯等,不禁質疑:「特意生產和購買額外的產品,又很環保嗎?」

繼續閱讀

郊遊樂 : 垃圾果皮要帶走 大型活動源頭減廢

Leave a comment 標準

ecofoodwalker11

綠惜地球社區協作總監Vivien

在郊野,自己垃圾自己帶走,果皮都不要留低,大型野外活動的主辦方,在籌備活動初期也應加入減廢的想法,來聽聽綠惜地球社區協作總監Vivien的分享~

綠惜地球 The Green Earth

🍴帶走垃圾🍴

Vivien表示,在郊野最常見到的垃圾是水樽、紙巾、食物包裝。

他們自去年開始的,推動自己垃圾自己帶走」活動,呼籲郊遊者帶走自己的垃圾。

她解釋,不時會吸引野生動物摷垃圾桶「找吃」,造成遍地垃圾,有的垃圾更會被吹到水塘、海等難以清理的位置,所以最好是自己將垃圾帶走。

要帶走果皮? 繼續閱讀

速食速棄: 食包食飯用布包 宴會租餐具無膠

Comment 1 標準

 香港人講求效率,即棄餐具大行其道。不如用布包叉燒飯、海南雞飯,活動租用餐具減少浪費!

<惜食行者>第二集嘉賓,推廣「環保萬用食物包裝袋」的Samantha,以及提供餐具租用服務「We-use餐具」的Wing和阿恒都積極推廣減少使用即棄餐具的理念,來分別分享歐洲的「環保萬用食物包Eco-Wrap 環保麵包袋We-use 餐具租用具租用服務~

ep2%e9%80%9f%e9%a3%9f%e9%80%9f%e6%a3%84

Samatha(左)Wing、恒(右)

繼續閱讀

惜食行者:天水圍街市「靚菜剩菜」

Leave a comment 標準

ep1

(圖片來源:有衣食分享計劃 )

天水圍社區發展網絡「有衣食大使」如何克服重重障礙,透過剩菜聯繫社區,加強街坊鄰里的凝聚力?<惜食行者>第一集請來組織幹事阿娟一一細說!

「有衣食大使」 5年努力
街市每天都有大量賣剩的新鮮蔬果,被送往堆填區,成為3640公噸(2014年環保署數字)廚餘一部分。

繼續閱讀

《自己地球自己救》-環保都是政治事

Comment 1 標準

grr

自己地球自己救劇照

很多人談環保,只想到農業、能源等「環保」議題,概念停留在「出門前熄燈、開少啲冷氣」,朋友問,何以香港將環保連結到政治的人不多?我搭不上嘴,只隨便說「感染別人也可推動環保」、「也有些人推政策」。

本月,我在「香港國際電影節」看過紀錄片《自己地球自己救》(Tomorrow/Demain)後,才明白朋友的困惑:「環保」不只是環境的事,必定要扣連至經濟模式、教育,甚至是憲制。

取回建設社區主導權
《自己地球自己救》不是一般的「環保」紀錄片,不只唬嚇「地球快將滅亡」,而是親身走訪世界各地如芬蘭、印度、英國,以實例證明,要救地球,請付諸行動親身改變經濟、政治系統,取回建設本地社區的主導權:

  • 自種食物:有機耕作比工業化農業效率更高,社區耕處處可做,路邊、空地、公園也是種植的空間。自己社區供應食物就可減少入口、減低食物里程;
  • 自發能源:冰島以地熱能和風力發電;
  • 自發貨幣:英國有社區使用自己的「貨幣」,這種模式令人不能將本地的錢帶到其他國家私藏(從巴拿馬文件揭露的黑暗 可見這情況多嚴重),支持本地店舖;
  • 公民參與:冰島政府破產後,公民參與修憲。就連印度小小的村落也實行公民參與,村民自己為規劃社區發聲。

grr2

自己地球自己救劇照

香港有多難行?
這些「轉型城市」的例子對我來說有點深奧,或許是因香港較少人講述這概念。我認為,現在大家都說「本土」要守護香港,電影的例子提供了很好的行動參考:

  • 支持本地食物,天台種植、本地社區農場,買本地菜。
  • 支持本地經濟,光顧本土小店。
  • 公民參與為政策發聲,但這還有漫漫長路,香港區議會和立法會的投票率都只維持約五成,其餘人到了哪?討論社區政策,但我們有多大影響力?

說到最後,還是要改變政制,加強民主制度,但這路有多難行,有多遙遠?這樣能制止特權人士要人為他們冚家拎行李嗎?

電影詳情/圖片來源:http://www.demain-lefilm.com/en
預告片:https://youtu.be/NUN0QxRB7e0

上水年宵「垃圾執極都有」 水仙冰糖葫蘆樣樣齊

Comments 2 標準

連續第二年的大年初一跟自然脈絡野人去上水年宵市場執嘢,我問:「垃圾場景會否跟去年一樣?垃圾會否有減少?」

「唔覺呀,(垃圾)執極都有。」野人說。

2
嗅出垃圾香
清晨5時,野人和義工們來到上水年宵市場,在垃圾堆中搜尋有用的物資。熱鬧過後的年宵與去年一樣,都是滿地殘花敗柳和垃圾,唯一不同的是,多了點清晰的氣味:

1. 水仙清香
4°C的清晨下,傳來陣陣水仙清香,我才發現,今年丟在地上的年花,以水仙頭佔最多,多被剪了一半。有女義工估計,與今年天氣較冷有關:「今年天氣凍,水仙開唔切花,所以賣不出?」

1

義工估計,與今年天氣較冷有關:「今年天氣凍,水仙開唔切花,所以賣不出?」

6

水仙堆

 

2. 冰糖葫蘆甜

現場有6、7箱內地製的冰糖葫蘆被丟棄,包裝上印有簡體字,顯示產地為福建。其中4箱冰糖葫蘆包裝完好,但有些被丟在地上被踩得溶溶爛爛。我問:「還可以吃?拿回去有用嗎?」義工想了想,答:「不知道呀,回去做酵素?堆肥?」

3. 橘香
有些年吉賣不出,會交由食環署處理,捐贈出去。有些市民想執被圍起、預備捐贈的年吉和其他年花,都會被食環人員喝止:「阿姐唔好執呢啲花啊。」

3

草莓冰糖葫蘆..

當場分紙皮
義工團隊細心的搜尋,拯救物資:攤檔竹枝、爛帳幕、沙包、破摺椅等等。
除了執物資外,義工竟當場做垃圾分類,將紙皮和膠製品分好,還細心地摺好紙皮,我心想:「紙皮也拿回去?哪夠人手呢?」不禁問:「你們連紙皮也要?」
野人解釋,他們將紙皮和膠分類好,以便回收,因若不分類好,清潔人員為了快快清理場地,會將這些可循環再做的物資,都丟到垃圾桶。


推而廣之 社區開始?
未到早上7時,他們便推著滿滿的6車物資,浩浩蕩蕩回去自然脈絡的農場,滿載而歸。野人說,今年因為多了義工幫忙,能收集到的物資比去年多,他估計,他們回收了65%的棄置物。他希望,市民能在社區多行一步,希望這個執物資行動,可擴展全港十八區的年宵市場。


(後記:垃圾場景和去年差不多,都是滿地殘花敗柳,本覺得記錄也是無謂。但這顯示浪費依然,並不能因對浪費習以為常而漠不關心。況且,透過觀察每年垃圾的變化,也有助反思減廢的生活方向。)

 

7

花開富貴?

14

變形minions

文/ W@食光光

 

 

美酒佳餚背後–亞洲盛事之都,廢物製造之都?

Leave a comment 標準

很多即棄物被丟

很多即棄物被丟

由旅發局主辦的美酒佳餚巡禮,一連四天在中環海濱舉行,今天(25日)是最後一天,小弟又入場觀察廢物收集情況。

有回收嗎? 清潔姐姐:你全部放埋一齊得
場內有些標示了「廢紙」、「膠樽」、「鋁罐」的桶,本以為是回收桶,但內裡,膠叉膠碗酒樽膠杯雞骨什麼垃圾都有。我問清潔姐姐:「哪裡回收膠?」她指著垃圾桶說:「唔洗喇,你全部放埋一齊得。」唉,原來是不會回收。

表面上是回收桶,實是垃圾桶

表面上是回收桶,實是垃圾桶

表面上是回收桶,實是垃圾桶

表面上是回收桶,實是垃圾桶

紙皮有價?
不過,很有趣的是,紙皮是會被整齊的分類出來,大概是因紙皮有回收價值?

而膠沒被回收,是因為回收價也跌,沒人要,這豈不是更應減少製造及使用即棄膠製品嗎?

沒有回收酒樽
雖大會廣播叫人不要在場內開瓶裝酒(參加者是要買品酒券和膠酒杯來斟酒飲),但仍有不少人會開瓶裝酒飲,不少酒商也會即場丟棄玻璃樽,但大會沒安排玻璃樽回收。

上次在手工啤酒節,該大會有安排「玻璃再生璀璨」回收玻璃樽,今次巡禮活動大型得多,卻沒回收玻璃樽。

完場時,我看著參展商將一個個玻璃樽丟到垃圾桶,垃圾倒進垃圾車時滿是玻璃碎裂聲,我想:「為何有用的資源都要丟掉呢?」

為何生產者不用負責回收樽再用(雖很多是外國酒商,若將樽要運回外國再用,恐怕碳排放更大,但我認為,最少要生產者付回收費),為何生產垃圾的不用負責?

玻璃樽沒回收

玻璃樽沒回收

玻璃樽沒回收

玻璃樽沒回收

紙皮有價?

紙皮有價?

食光光好難?
有公司派咖啡試飲,其攤檔旁就出現大量紙杯;活動耗用了大量即棄餐具、竹籤等。唉,若安排餐具公司負責提供可再用餐具,可不可行?至少可以減低廢物量?

不過,不是有太多食物被浪費,或許是因為食物份量不是太大,但垃圾桶總會找到腸仔、芝士、飯等食物,食光光難道真這麼難?

財爺
財爺曾俊華今在網誌說, 美酒佳餚巡禮內的340個攤位將中環海濱填滿滿,若要再擴大規模,「也是一個『土地問題』」。財爺,你說得對,若再擴大規模,多多土地做堆填區也不夠。

(ps,我沒留下看展覽場地清拆過程,其實,恐怕這部分會產生更多垃圾吧?)

美酒佳餚背後

美酒佳餚背後

大帽山郊野清潔姐姐心聲 — 牛屎是垃圾?一地避孕套?

Leave a comment 標準

大帽山燒烤場滿佈垃圾

大帽山燒烤場滿佈垃圾

網友G認識了在大帽山郊野公園工作的清潔姐姐,了解下,才知她們清理垃圾也殊不簡單,例如有車路也不一定有車收集垃圾、牛屎這大自然的產物亦要清掉,還有觀景台不時會有一地的安全套,也是她們會遇到的事。 網友G在此分享其清潔姐姐的心聲。

1. 有車路等於有車清垃圾?
清潔姐姐說,大帽山郊野公園扶輪公園燒烤場、遊客中心、車路閘口以下(700米以下),由一班清潔姐姐負責清理垃圾。閘口以上,則由漁護署派車清理(因閘口以上至天文台大帽山氣象雷達站,只限有許可證的車輛進入)。
姐姐說,第一年來工作,要一邊行上閘口,一邊彎腰夾垃圾。後來其中一個清潔姐姐有車,加上公司肯出錢,就可駕車上去清垃圾。
所以,有車路也不代表有車清理垃圾,要視乎資源分配,況且若有很多車出出入入,也會影響環境和遠足者。

2. 牛屎也是垃圾?
問到她們負責的大帽山範圍,哪處垃圾最多、最難搞。一如所料,姐姐直指一定是扶輪公園燒烤場。每當晚上有人一大班人來燒烤,垃圾桶就一定飽滿。其次是山上的牛糞,公司要求她們丟入垃圾袋清走,不過她們一般都會倒到斜坡密林處,她們會如打高爾夫球般,揮一揮垃圾剷,便將牛糞打向山邊。有時路人不明所以,姐姐也會解釋一番。

3. 觀景台上的「淫床」?
再數下去,姐姐就提到有時晚上有人「搞搞陣」,垃圾就會多了厠紙。「搞搞陣?」她指在山上有一觀景台,又稱六棵樹,那處景觀開揚,居高臨下,能飽覽維港景色,更重要的是車能駛至並停泊。她們笑稱該地點為「淫床」,因有時候,一晚間地上可遺下多至10個避孕套。她笑指,曾有想過,用漂白水消毒後,把它們一一掛在樹上展示。

(編按:漁護署周日(9月20日)宣佈開展「自己垃圾自己帶走」行動,試行撤走龍脊、馬鞍山郊遊徑等5個地點的40個垃圾箱,望遊人將自己的垃圾帶走,以免留在郊野公園,加重清潔工人負擔,或讓野生動物翻垃圾找吃,影響生態。看完清潔姐姐的分享,希望大家也可減少垃圾和帶走自己的廢物~)

201508 大嶼山垃圾

大帽山郊野公園燒烤場

201508 大嶼山垃圾3

河流也遭殃

共享經濟 – 掉垃圾唔洗錢 點叫企業支持回收

Comment 1 標準

Harold 資訊機密處理有限公司執行董事葉文琪

周四晚(9月17日)Good Lab「物聯網革命與共享經濟」講座,三位講者中,資訊機密處理有限公司執行董事葉文琪先生(Harold)分享如何有系統地做回收、減廢,最令我感興趣。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vs Creating Shared Value
Harold說,很多私人公司將企業社會責任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lity)只當成是marketing的手段,要私人機構創造共享價值CSV(Creating Shared Value),還是較難。
有次,他與一間私人企業洽談回收項目,Harold要收取回收運輸費,但對方回應「唔得喎,掉垃圾都唔洗錢喎」而拒絕,Harold慨歎,對方就連少少回收運輸費也不肯付。

社區回收念頭
他又提出幾個回收的念頭,望集思廣益:

1. 連結拾荒者做回收,幫助弱勢社群
連結平日搭荒者,由他們負責在社區收集廢物,要打卡做紀錄,亦要清潔回收箱。
他們收集到的廢物可賣錢,回收公司也會另向他們付錢,形成到社區回收系統之餘,又可幫助弱勢社群,一舉兩得。
但困難是,搭荒者會當作是回收公司的員工嗎?若要當成員工,就不可行了。

2. 回收賣剩麵包
將有空的市民和麵包店連結,由有空閒的市民去收集賣剩的包餅。

3. 藥物回收
另外是藥物回收,Harold說藥物會影響河流等環境,而外國會將藥物當做化學廢料處理,但香港卻未有相關處理措施。他提議,可在社區設置藥物廢棄箱和做藥物紀錄,處理藥物。

廢物數據化
讀書時,我在大學只是做跑腿,建議學校放回收箱的位置就可以。
但Harold做回收,是有系統地做,會做廢物審計(waste audit),由源頭統計廢物量,有多少是可回收的廢紙、鋁罐,有多少是真正的垃圾,再加上電子系統作追蹤,記錄在哪、由誰收集了幾多廢物,最後用電腦做好報告,這樣對將來實行了廢物收費後,有助企業實行減廢。

他現負責中大的回收工作,廚餘、三色桶回收物都收,他說,每個垃圾袋也附有QR code,方便追蹤和記錄數據。
我在想,有系統兼數據化地做回收工作,也是有助減廢的方法,比只是責怪消費者不肯分類回收有效吧?

文/ Y@食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