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水年宵「垃圾執極都有」 水仙冰糖葫蘆樣樣齊

Comments 2 標準

連續第二年的大年初一跟自然脈絡野人去上水年宵市場執嘢,我問:「垃圾場景會否跟去年一樣?垃圾會否有減少?」

「唔覺呀,(垃圾)執極都有。」野人說。

2
嗅出垃圾香
清晨5時,野人和義工們來到上水年宵市場,在垃圾堆中搜尋有用的物資。熱鬧過後的年宵與去年一樣,都是滿地殘花敗柳和垃圾,唯一不同的是,多了點清晰的氣味:

1. 水仙清香
4°C的清晨下,傳來陣陣水仙清香,我才發現,今年丟在地上的年花,以水仙頭佔最多,多被剪了一半。有女義工估計,與今年天氣較冷有關:「今年天氣凍,水仙開唔切花,所以賣不出?」

1

義工估計,與今年天氣較冷有關:「今年天氣凍,水仙開唔切花,所以賣不出?」

6

水仙堆

 

2. 冰糖葫蘆甜

現場有6、7箱內地製的冰糖葫蘆被丟棄,包裝上印有簡體字,顯示產地為福建。其中4箱冰糖葫蘆包裝完好,但有些被丟在地上被踩得溶溶爛爛。我問:「還可以吃?拿回去有用嗎?」義工想了想,答:「不知道呀,回去做酵素?堆肥?」

3. 橘香
有些年吉賣不出,會交由食環署處理,捐贈出去。有些市民想執被圍起、預備捐贈的年吉和其他年花,都會被食環人員喝止:「阿姐唔好執呢啲花啊。」

3

草莓冰糖葫蘆..

當場分紙皮
義工團隊細心的搜尋,拯救物資:攤檔竹枝、爛帳幕、沙包、破摺椅等等。
除了執物資外,義工竟當場做垃圾分類,將紙皮和膠製品分好,還細心地摺好紙皮,我心想:「紙皮也拿回去?哪夠人手呢?」不禁問:「你們連紙皮也要?」
野人解釋,他們將紙皮和膠分類好,以便回收,因若不分類好,清潔人員為了快快清理場地,會將這些可循環再做的物資,都丟到垃圾桶。


推而廣之 社區開始?
未到早上7時,他們便推著滿滿的6車物資,浩浩蕩蕩回去自然脈絡的農場,滿載而歸。野人說,今年因為多了義工幫忙,能收集到的物資比去年多,他估計,他們回收了65%的棄置物。他希望,市民能在社區多行一步,希望這個執物資行動,可擴展全港十八區的年宵市場。


(後記:垃圾場景和去年差不多,都是滿地殘花敗柳,本覺得記錄也是無謂。但這顯示浪費依然,並不能因對浪費習以為常而漠不關心。況且,透過觀察每年垃圾的變化,也有助反思減廢的生活方向。)

 

7

花開富貴?

14

變形minions

文/ W@食光光

 

 

啤酒節 – 滿身酒氣的回收體驗

Leave a comment 標準
玻璃樽回收箱滿滿的。

玻璃樽回收箱滿滿的。

昨晚(10月10日)在國際手工啤酒節幫忙回收玻璃樽,弄得滿身酒氣,感受很深。

1. 以後要「乾淨回收」 ><
很多人沒將酒喝完,就將酒樽連酒丟到回收箱,結果義工處理爆滿的玻璃樽回收箱,不時被酒潑到,弄得「滿身酒氣」。

所以,我以後會將樽清洗好才投進回收箱,最少令回收過程不那麼惡劣。

另外,粗略估計,十枝酒就有一枝是未飲完就丟掉,那整晚有多少酒被浪費了?

我問友人,為何大家不將酒喝完,要將酒白白倒掉?友人估計說:「難飲囉!飲太多頂唔順囉!」唉,真叫人無奈的答案。

2. 回收箱不是垃圾箱

繼續閱讀

大帽山郊野清潔姐姐心聲 — 牛屎是垃圾?一地避孕套?

Leave a comment 標準
大帽山燒烤場滿佈垃圾

大帽山燒烤場滿佈垃圾

網友G認識了在大帽山郊野公園工作的清潔姐姐,了解下,才知她們清理垃圾也殊不簡單,例如有車路也不一定有車收集垃圾、牛屎這大自然的產物亦要清掉,還有觀景台不時會有一地的安全套,也是她們會遇到的事。 網友G在此分享其清潔姐姐的心聲。

1. 有車路等於有車清垃圾?
清潔姐姐說,大帽山郊野公園扶輪公園燒烤場、遊客中心、車路閘口以下(700米以下),由一班清潔姐姐負責清理垃圾。閘口以上,則由漁護署派車清理(因閘口以上至天文台大帽山氣象雷達站,只限有許可證的車輛進入)。
姐姐說,第一年來工作,要一邊行上閘口,一邊彎腰夾垃圾。後來其中一個清潔姐姐有車,加上公司肯出錢,就可駕車上去清垃圾。
所以,有車路也不代表有車清理垃圾,要視乎資源分配,況且若有很多車出出入入,也會影響環境和遠足者。

2. 牛屎也是垃圾?
問到她們負責的大帽山範圍,哪處垃圾最多、最難搞。一如所料,姐姐直指一定是扶輪公園燒烤場。每當晚上有人一大班人來燒烤,垃圾桶就一定飽滿。其次是山上的牛糞,公司要求她們丟入垃圾袋清走,不過她們一般都會倒到斜坡密林處,她們會如打高爾夫球般,揮一揮垃圾剷,便將牛糞打向山邊。有時路人不明所以,姐姐也會解釋一番。

3. 觀景台上的「淫床」?
再數下去,姐姐就提到有時晚上有人「搞搞陣」,垃圾就會多了厠紙。「搞搞陣?」她指在山上有一觀景台,又稱六棵樹,那處景觀開揚,居高臨下,能飽覽維港景色,更重要的是車能駛至並停泊。她們笑稱該地點為「淫床」,因有時候,一晚間地上可遺下多至10個避孕套。她笑指,曾有想過,用漂白水消毒後,把它們一一掛在樹上展示。

(編按:漁護署周日(9月20日)宣佈開展「自己垃圾自己帶走」行動,試行撤走龍脊、馬鞍山郊遊徑等5個地點的40個垃圾箱,望遊人將自己的垃圾帶走,以免留在郊野公園,加重清潔工人負擔,或讓野生動物翻垃圾找吃,影響生態。看完清潔姐姐的分享,希望大家也可減少垃圾和帶走自己的廢物~)

201508 大嶼山垃圾

大帽山郊野公園燒烤場

201508 大嶼山垃圾3

河流也遭殃

共享經濟 – 掉垃圾唔洗錢 點叫企業支持回收

Comment 1 標準

Harold 資訊機密處理有限公司執行董事葉文琪

周四晚(9月17日)Good Lab「物聯網革命與共享經濟」講座,三位講者中,資訊機密處理有限公司執行董事葉文琪先生(Harold)分享如何有系統地做回收、減廢,最令我感興趣。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vs Creating Shared Value
Harold說,很多私人公司將企業社會責任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lity)只當成是marketing的手段,要私人機構創造共享價值CSV(Creating Shared Value),還是較難。
有次,他與一間私人企業洽談回收項目,Harold要收取回收運輸費,但對方回應「唔得喎,掉垃圾都唔洗錢喎」而拒絕,Harold慨歎,對方就連少少回收運輸費也不肯付。

社區回收念頭
他又提出幾個回收的念頭,望集思廣益:

1. 連結拾荒者做回收,幫助弱勢社群
連結平日搭荒者,由他們負責在社區收集廢物,要打卡做紀錄,亦要清潔回收箱。
他們收集到的廢物可賣錢,回收公司也會另向他們付錢,形成到社區回收系統之餘,又可幫助弱勢社群,一舉兩得。
但困難是,搭荒者會當作是回收公司的員工嗎?若要當成員工,就不可行了。

2. 回收賣剩麵包
將有空的市民和麵包店連結,由有空閒的市民去收集賣剩的包餅。

3. 藥物回收
另外是藥物回收,Harold說藥物會影響河流等環境,而外國會將藥物當做化學廢料處理,但香港卻未有相關處理措施。他提議,可在社區設置藥物廢棄箱和做藥物紀錄,處理藥物。

廢物數據化
讀書時,我在大學只是做跑腿,建議學校放回收箱的位置就可以。
但Harold做回收,是有系統地做,會做廢物審計(waste audit),由源頭統計廢物量,有多少是可回收的廢紙、鋁罐,有多少是真正的垃圾,再加上電子系統作追蹤,記錄在哪、由誰收集了幾多廢物,最後用電腦做好報告,這樣對將來實行了廢物收費後,有助企業實行減廢。

他現負責中大的回收工作,廚餘、三色桶回收物都收,他說,每個垃圾袋也附有QR code,方便追蹤和記錄數據。
我在想,有系統兼數據化地做回收工作,也是有助減廢的方法,比只是責怪消費者不肯分類回收有效吧?

文/ Y@食光光